湖南祁東原國資局長涉嫌挪用千萬公款被捕
  法制網記者 劉希平 通訊員 李建輝 唐果
  湖南省祁東縣國有資產管理局原局長周泓波,因涉嫌挪用巨額公款被立案調查後,他逃往全國30餘個城鎮,平均每兩天就要換一個地方。2013年11月28日,他在長沙一酒店被例行檢查的民警抓獲。
  2013年12月17日,衡陽市人民檢察院以挪用公款罪決定逮捕周弘波。近日,衡陽檢方向《法制日報》記者披露了周弘波69天的驚恐逃亡之路。
  挪用巨額公款驚恐外逃
  2013年3月,祁東縣委組織對全縣行政事業單位進行優化經濟環境考評過程中,縣財政局下屬副科級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管理局被考評為倒數第一。祁東縣委研究決定,對考評結果負有主要責任的該局局長周弘波予以免職。
  9月初,審計局進場對周弘波進行離任審計。在審計過程中發現,國資局下屬的國有資產管理公司財務混亂,收支嚴重不平衡,且有巨額資金去向不明。
  9月21日,在審計人員找周弘波瞭解有關情況時,周弘波已外逃。
  祁東縣委、縣政府主要領導獲悉上述情況後,立即召集縣紀委、縣檢察院、縣審計局、縣公安局負責人研判案情,部署偵查和抓逃。
  據聯合調查組初查:周弘波利用其擔任國資局局長、國有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職務上的便利,涉嫌挪用國有資產處置款1100多萬元,用於其本人實際控制的兩個房地產建築公司註冊驗資和經營。
  專程逃往深圳取款
  據周弘波交代,在審計人員進駐國資局進行審計之時,他就預感到罪行即將敗露,便開始謀劃逃亡路線。
  之前因工作關係,周弘波多次出差雲南、廣西等地,他認為雲南、廣西靠近緬甸、老撾,出境方便,所以逃亡的第一站他就到達了廣西柳州。周弘波生性多疑,在一個地方不敢久獃,住兩三天即走,從柳州逃到昆明,從昆明逃到大理,從大理逃到西雙版納,從西雙版納逃到瑞麗等地,周弘波共奔波於廣西、廣東和湖南30餘個城鎮。
  在逃亡的過程中,周弘波將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所有證件全部丟棄,並托人仿造了一張身份證,但他覺得假證容易被辯識,所以一直藏起來沒敢使用。
  為躲避車站監控和盤查,周弘波對面部進行遮擋後才去買票,而且選擇乘坐當天最後一班汽車,購票後不在候車室休息,而是躲在附近的公園或山上休息,上車後就假裝在車上睡覺。
  周弘波交代,為了逃避偵查,他不敢使用銀行卡在逃亡地取款,為此,他曾專程逃往深圳取款,取款後立即逃往另一個城市。
  為了誤導偵查,周弘波還將以前使用的電話卡在設置呼叫轉移後交給他人保管,在逃亡途中購買多張電話卡,但只在深夜開機,向人打聽案情,並學著電視劇進行反偵查,控制通話時長,防止被追蹤。
  住小旅店睡靠窗床
  在祁東縣看守所,祁東縣檢察院反貪局的幹警提審周弘波,當問及周弘波逃亡時的感覺時,周弘波長嘆一聲,說:除了害怕,還是害怕!不過現在住進了看守所,反而不害怕了。
  周弘波到案後交代,在逃亡途中,他身心倍受煎熬,一聽見警笛或者看見穿制服的人就會異常緊張、害怕,以為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。
  周弘波不敢住大酒店,因為那要登記身份證件,而他真的身份證件自己特意丟棄了,假的不敢用,他只敢住身份登記不嚴格的小旅社,而且對房間選擇有要求,樓層不能太高,要有窗戶,睡在靠窗床,便於警察查房跳窗逃離。“每次聽到服務員清理房間的敲門聲,我都嚇得從床上蹦了起來,不敢吱聲,我以為是警察抓我,我得隨時準備逃跑,直至服務員敲幾聲後問需不需要清理房間,我從貓眼看到只有服務員一人時,我才敢回應。”
  “我原想偷渡出國,真到了那一刻,我卻因為害怕放棄了!”周弘波逃到瑞麗後,就開始聯繫當地的黑中介幫忙從中緬邊境偷渡出境,並商量好了價格,他自己也多次前往中緬邊境的山區進行實地察看。由於不會緬甸語,害怕偷渡後遭到敲詐,害怕被人販賣掉去當黑勞工,最終還是放棄了偷渡的打算。
  “你想到過自首嗎?”“想過,逃亡之路一有風吹草動,就擔驚受怕,常常半夜做被抓被銬的惡夢一身冷汗驚起,一路上太苦太累,心力憔悴,我也曾打算放棄逃跑,主動回來自首,但是隨著逃亡時間一天一天的向後推移,僥幸心理逐漸占了上風,以為躲一陣子就沒事了。”
  躲一陣子就沒事了?躲得了初一,躲得過十五嗎?2013年11月28日上午10時32分,在長沙市開福區東風路某快捷酒店內,祁東縣人民檢察院法警隊、反貪局5名幹警在當地警方和酒店的協助下,一舉將周弘波抓捕,結束了他長達69天的逃亡之路。
(原標題:湖南祁東原國資局長涉嫌挪用千萬公款被捕)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越秀

xb80xbyv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